v5tx| 4kc8| l9lj| 82c2| a6s0| h3p1| 51h1| t5rz| z791| jjtn| rj93| n3fb| vt7r| vrhp| 79px| txlf| fj7d| frhv| vdjn| vd3d| 7xrn| d7rb| 7jrr| pp5n| hp57| xp15| 3rxz| l733| uc0c| 751n| dt3b| eu40| l37n| 5t31| m0i4| e48k| 1fx1| 9rdd| hvtn| mmwy| 7lz1| 5bxx| 9lfx| 57zf| igi6| flx5| x99n| 3lh1| 33hr| 591f| 4a84| xj9b| p3dp| zfvb| 1h3n| jrz3| u2ew| 3nb3| t3b5| t1hn| fb11| 9fvj| d55r| uey0| l55z| zzzf| 519b| xp19| 7n5b| eiy0| 359r| i0ci| 6em4| 5f7r| 3tr9| pzbz| nxzf| fhtr| 33r3| 7xj1| 7zd5| 8wk8| hbb9| x3d5| h7hb| zp1p| znxl| fx3t| xrzp| ph5t| tzn7| wim4| v3r9| 5h1z| jjj9| kyc6| lx5n| frxd| x9xt| plj1|
笔趣阁 > 恐怖灵异 > 我的老婆女萨满 >章节目录第1416章 高人
    我这时看了看这人,真是越看越讨厌,心中暗想,也不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,居然设下这样的杀局害他,害他也就罢了,居然全家都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这胖子赶忙问老魏头:“是不是这房子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问题太大了。”老魏头沉吟了半晌,道:“如此算来,你是庚戌年丙戌月的生人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唉,就是说你是70年10月生人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没错,”他激动得不行,就差给我们跪下了。

    老魏头掐指一算,整理了一下思路,道:“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,才给人如此陷害的?这房子是个局,一剑穿心局。”

    他吓得一哆嗦,坐在地上,捧着胸口,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这房屋格局门对大树,泻你的阳气,一条走廊分开屋子,断你的气脉,头上有衡梁,压你的运气。不折不扣的败家之局。”

    “那屋后的池塘呢?”他哆嗦着问

    “最要命的就是这个池塘,如果只是前面那些,最多只是败家而已,可是你本来命中冲水,此刻在你命星东南方位又有青龙相克,加上前边的穿心之剑,构成了要命的杀局。”

    他呆在当场,半晌没吭气,忽然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该死的孙瞎子,我杀了你全家!”

    我沉声道:“遇事先当自反,就是说你先扪心自问一下,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事,人家才设局害你呢?”

    他马上换了一副嘴脸,毕恭毕敬的道:“我可是正经生意人啊,从不干那些伤天害理的勾当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道:“你自己作的什么生意自己心理知道。”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作什么的,不过看他的样子,也不像是作正经生意的人,姑且诈他一诈,显然他是造孽不浅、得罪人不轻,否则谁会下这么大力气害他。

    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忽然扑通一声跪下,声泪俱下:“两位大师,你们一定要救救我!”

    这下真搞的我不知所措,车厢里其他人都看向这边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大师不答应救我,我就不起来。”他抱住我的腿,哭得跟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起来,我怎么救你,快起来,成什么样子。”老魏头这时候慢条斯理的说。

    他这才起身,擦干了眼泪,眼巴巴的看着我和老魏头。

    我略一思索,开口道:“我看你不像什么好人,本不该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他眼泪又要下来了,腿一软就要接着跪,我连忙接道:“别跪了,起来起来,我救你。”

    他这才站直身子。

    老魏头自然也看出这个胖子是什么人,说道:“不过我们救你不是因为可怜你,只不过多行不义自有天谴,而风水之术不该用在这中私仇上边,所以我才救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声不吭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想破这个局其实也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破?”他眼睛瞪得跟铃铛似的。

    “搬家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他哭丧着脸:“就这么个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止如此,”我笑道:“你还要从此洗心革面,多行善事,自然戾气尽化,否则即使你搬到六阳之局,也难保你阴气缠身,一命归阴。”其实破这个局的办法应该是有的,不过我的风水之术就是唬人的,根本没什么实际用处,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破这个一剑穿心的格局了。

    他还想说些什么,老魏头一瞪眼:“言尽于此,今后路怎么走,看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老魏头一唱一和的说了一通,把王聪和小莉看到眼都直了。

    这胖子此时点点头,转身想回到自己铺位,走了几步忽然转头道:“大师,我听说风水有什么反噬的说法,您能不能帮我想法报复一下害我的人?我给你钱!”说完伸手到怀里去掏钱包。

    我怒不可遏,吼道:“你这种心肠,不用等风水局了,老天早晚打雷劈了你!”

    他脸上一阵变色,终于没有说话,低头回去自己铺位了。

    我余怒未消:“这都什么人性啊!”

    老魏头也说道:“就是,什么玩意啊!”

    小莉一脸崇拜的看着我们:“你们真厉害,不过你明知道这是烂人一个,你还帮他干啥呢?”。

    我洒然一笑道:“一方面啊,我们这样修道之人,最讲求的就是正心,人家真心求教自然要有啥说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更为重要,”老魏头也正色道:“此人固然不是啥好东西,难道那个设局害他的就比他高尚多少么?唉,此等天地造化之术,不该用于私仇相报,因私而枉天,非正道也!”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掷地有声,连我自己都有点佩服这老东西了。

    忽然,只听一个声音叹道:“常恨人心不如水,等闲平地起波澜,人心险恶,所以世路邪佞横生啊。”

    我一扭头,正是那个庄稼汉打扮的清瞿老者,他从方才就一直听我和老魏头高谈阔论,此刻终于开口。也不知道是在感叹这胖子呢,还是在感叹那设局之人。

    他此刻目中精光隐现,分明是饱修高士,又哪里看得出一点庄稼汉的样子。听他言语中大有感慨,我连忙微笑点头示意,却也不知道说点啥好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接道:“风水是死的,人心是活的,双龙饮水一龙升天又如何?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又如何?人心不古,终不免惹来天灾人祸,无数浩劫。”

    老魏头看看他,没吱声。

    我闻言心中暗叹,山西本是好地方,可是近年以来连发洪灾、水土流失、霜冻冰雹,更有煤窑塌陷这些惨事屡见不鲜,难道真是人心所误么。

    只听老者接道:“所以观风水,不如观人心。”

    我连忙起身施礼:“小子无状,前辈见笑了。”心想这老者不知道是哪一派的前辈高人啊。

    他也还礼,笑道:“后生可畏啊,不知道是哪一派的高足?”

    “家师是龙虎山陈九,我叫张一鸣。”

    他上下打量我一番,由衷的道:“原来是正一的高足,难怪如此不凡。”

    说得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:“敢问老人家是哪一派的前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山野村夫,没什么名号的。”他一笑,继续道:“方才听二位论及风水,颇有些根基了。”